霸霸双拼厚芋泥

stick to what you believe
✨☄☄☄☄✨

练笔,练的烂笔

        


        凯亚是十一月的生日,他没能在九月开学的时候长满七岁,导致迪卢克只比他大小半年却高了他一个年级。迪卢克的高三楼在学校的最里边,要到凯亚的高二楼得穿过一个小花园。他们念高中的时候,学校搬了校区要求学生全体住宿,周六下午上完课才放假。高三楼的一楼是一家书吧,在内侧开辟了一大块看书的区域,天花板吊着各种纸伞,店里也总是弥漫着一股奶茶和咖啡混合着的香气。


  周六下午高一二都只上两节课,高三上三节。以前都是迪卢克在寝室楼下等凯亚收拾好东西一起回家,现在变成了凯亚在书吧点两杯桃桃蜜柚等迪卢克放学。迪卢克的课程紧,周日下午就得赶回学校上课。其实来回折腾也挺麻烦,但是两人总想在一周里有些时间能够独处。不为别的,只为那一点彼此都知道但是未曾点破的心思。


  阳光透过塑料杯将粉色的果茶照的微微发亮,凯亚咬着吸管在杯子里晃了晃,冰块搅动的声音算不得大,像隔壁卡座上传来的书页翻动的声响。正好的气氛让凯亚想到上周跟迪卢克去的那家咖啡馆,以及迪卢克在那家咖啡馆里红着脸的拒绝。





  他们在春季明了彼此的心意,那时还有些微冷,他们在老家的书房写寒假作业。而那个时候迪卢克满脑子都是放寒假那天琴说的凯亚肯定也喜欢你。迪卢克喜欢凯亚,是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凯亚喜欢迪卢克,也是个不算心事的心事。


  他们会知道对方一些小动作。就像迪卢克知道凯亚算椭圆大题会无意识咬笔头,凯亚也知道迪卢克在写作文的时候会下意识皱眉。


  他们总是在各种零碎的时间里看向对方,然后在对方或者别人发现前匆忙移开视线。但是这一凯亚抓到迪卢克正在看他的视线时,迪卢克并没有闪避。


  他们在滴着雨的窗边对视了五秒,在一颗水珠从屋檐落在地上激起水花的时间里,确定了那颗名为喜欢的种子早已在他们之间发芽。


   他们心知肚明相互喜欢的心意,守着约定等两人都成年后确定关系。


   没多久夏日随着下半学期的课程一起到来。确定情感后蝉鸣都夹着他们的暧昧,每周大课间的时候迪卢克会现在教室里等三分钟再从高三楼左侧的楼梯下楼,跟着人流走到小花园靠高二楼的那侧阶梯,抬抬头就能看见刚下楼梯的凯亚。凯亚会稍微加快一点脚步超过走在前面的同学走到迪卢克的身边,然后两个人就会一起踩着那段木制走廊,一起跨过石桥,直到操场的红旗下才分开。


  他们在下午上完课到晚自习上课的时间会绕到学校的左侧,哪里有一片很大的花园,因着花园的最北侧是教师宿舍这边闲逛的学生也少。夏天的太阳毒得很,直剌剌地晒红了两个少年的脸。


   他们绕着学校逛了一圈,逛到小卖部。凯亚拉着迪卢克一头扎进小卖部,小卖部里开着空调,将两人身上的燥热去了不少。凯亚进了小卖部直奔冰柜。迪卢克本来缀在凯亚的身后,却在路过生活区的时候想到凯亚脖颈靠近衣领处挂着的汗珠,便转了个向拿了包心相印,想了想又挑挑拣拣地选块冰贴。他没用过这种东西,但是听班里女生说过效果还行。他知道凯亚娇气,冷不得也热不得,跟着他在太阳底下走这么久怕是早就难受了。


  迪卢克揣着纸巾和冰贴到前台排队结账后没多久就等到了凯亚,凯亚结完账兴冲冲朝迪卢克走过去。他一边走一边朝迪卢克晃手里的东西——一根冰棍儿。准确来说是他们幼时特别喜欢的、能够一分为二的水果冰棍。凯亚路过垃圾桶的时候拆开了冰棍的包装,然后将白色和绿色的冰棍分开。迪卢克喜欢吃白色的香草味,凯亚喜欢吃绿色的苹果味。


  凯亚吃这种类型的冰棍喜欢伸出一小截猫一样的舌头轻轻舔舐。大抵得怪凯亚整个人都是有些性感的,连带着这样平常的动作都显得有些不对劲。迪卢克看着凯亚弯着眉眼舔舐冰棍,还时不时用冰棍抵着嘴唇转一转。他看得下腹一紧,想到了之前旅行的时候跟凯亚躲在被窝里偷看的小片儿。许是炎热熏晕了头,迪卢克没控制住力道咬断了半截冰棍,半截冰棍落在嘴里冻得他舌头发麻。迪卢克面色有些不自在地转过了目光,装作无事发生地跟在凯亚身边朝教学楼走。他嘴里凶狠地咬着无辜的冰块,像是在指责自己刚刚冒出的小心思。


  从小卖部出来走完一点石板路就到了高三楼前,这段路距离不算长,一分钟不到就能走完全程。只需再走几步迪卢克就要走上楼梯回到自己的教室。


  迪卢克嚼完了冰棍,路过书吧时顺手将冰棍签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又将手顺进兜里掏出心相印和冰贴。


  “给你,”迪卢克说:“明天下午在书吧里等我吧,外面晒。”


  “哦。”凯亚含着半化的冰棍含糊回答到。白色的冰贴干净明亮,不像班里女孩子们用的冰贴带着卡通图案。他下意识将冰贴翻了个面,一颗小小、粉色的心心赫然印在冰贴的正中。


  凯亚不由得挑了挑眉,揶揄地看向迪卢克。迪卢克依旧神色淡淡,灰白的棉质校服将那张好看的脸称得越发显红。


  迪卢克这副锯嘴葫芦的模样让凯亚上周末被拒绝的坏心情一扫而光。他笑弯了眼,活像个捣蛋的小狐狸,朝迪卢克说了句知道了就舔着那根冰棍朝高二楼走去了。




  时间在凯亚的沉思里滑过,一节课四十五分钟在发散的思维里也变得轻快。迪卢克带着一股热浪走到凯亚身边,接过那被桃桃蜜柚。蜜柚片泡的时间有些长了,酸甜的果茶被染上了一丝苦味。


  迪卢克喝了一大口桃桃蜜柚,嘴里咂出了那丝苦味。他偷瞥了一眼安安静静收拾书包的凯亚,心里琢磨着这周是否还能把凯亚拐去那家咖啡店。


  这周凯亚对他的态度不像以前那么粘腻,他们确定心意之后就变得跟每一对刚在一起的情侣一样,总会想要凑在一起。迪卢克知道这都怪他自己,毕竟他上周才以不可以早恋的名义拒绝了凯亚想要一个吻的请求。哪怕那时他也心脏狂跳,满脑子都是荷尔蒙在乱窜。


  他们按照往常的路线走到了河提边,迪卢克看了眼他们在河面上交织的倒影,偷偷咧开了嘴角。凯亚斜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在傻乐什么。


  他们今天一直没有说话,迪卢克在肚子里纠结了半天的话题往往还没说出口就被咬碎顺着果茶又回到了肚子里。他实在不擅长开启话题,而且之前担任这个角色的一直是凯亚。


  风从城市的远方穿过高楼又路过他们的中间,宽大的校服被风吹的鼓起。燥热的空气碰到冰凉的果茶杯变成了挂在杯壁上的水珠,水珠收到引力的作用划进了迪卢克的手心。湿漉漉的触感混着河提边咸腥味的空气让迪卢克好像回到了那个夏天,那个他对凯亚动心的最初。


  他想牵凯亚的手,迪卢克晕乎乎地想,他想像以前那样牵凯亚的手。他的大拇指在食指的骨节处摩挲,想靠过去又不敢动手。


  就算我们不是恋人,也是兄弟吧。兄弟之间牵个手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迪卢克用手背触碰了一下他右边的凯亚,随后小心又不敢出声地用小拇指勾住了凯亚的小拇指。


  凯亚感受到迪卢克的试探,他偏过头看着迪卢克。


  科学说喜欢只是两种激素——苯乙胺醇和多巴胺,而从生理角度讲“喜欢”只是人体脑部的激素化学分子经过一连串运动后产生的一种“结果”。但要用语言来描述喜欢又很困难,迪卢克感受到他的心跳在凯亚看向他后就变得不正常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又完蛋了。


  在他左胸膛处第二根肋骨和第五根肋骨中间的那颗心脏,在为凯亚疯狂跳动——不论是那个夏天还是这个夏天。


  迪卢克对凯亚的喜欢就像被埋在土壤深处的种子,经过漫长的生长总算破开了主人的自我屏蔽,在跳动的胸怀里开满了鲜花。


  他们停在了一颗大树的后面,斑驳的阴影洒在两人的脸上。有一块亮斑恰恰好落在凯亚好看的唇形上,晃眼的很。迪卢克又想起昨天下午凯亚探出口腔的那一小截舌尖。


  迪卢克感觉胸腔跳动的越来越快,他的呼吸都有些颤动。他眼神有些炙热地看着凯亚的嘴,他们的手掌汗津津地握在一起谁也不舍得放开。


  迪卢克偏着头试探着朝凯亚的脸上凑过去,恍惚间他好像看见凯亚有些发红的脸。两人错乱的呼吸交错在一起,迪卢克甚至都能感受凯亚的心跳。


  又一阵风吹过,迪卢克头顶的两簇呆毛被吹得反了旋。他看出凯亚没有抵触,打算真正覆盖上红润的唇瓣。


  凯亚见迪卢克离他越来越近,就在迪卢克马上就要将唇印上的那一秒,他后退了一步。


  迪卢克一瞬间就被打出那股暧昧的气氛,他看着凯亚靠在树干上,叼着吸管露出了收到冰贴时的笑,活像个计谋成功的小狐狸。


     他说:“亲爱的迪卢克哥哥,我们不可以早恋哦。”

评论(1)

热度(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